快捷搜索:  as  1111  git  tfs  fasttrack  xxx

拖了近30年 只有一张泛黄的法院传票 对方会承认

“虽然过了将近30年,但欠的钱,我们一定认,也一定要还。”近日,象山法院的执行服务大厅里,随着三位年过花甲的执行当事人摁下手印,这起跨越29年的执行案件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平时经常为“教科书式老赖”苦恼的法官感慨,这真是一堂活生生的诚信课。

A 1989年欠下8990元,打工赚钱后却再也找不到债主了

事情还要从1989年说起。

1989年,象山县高塘岛乡的村民丁强(化名)和周山(化名)前往象山西周镇做工程项目,项目由赖波(化名)承包施工。

因为经营不善等原因,丁强和周山欠下包工头赖波8990元的工程款。在那个年代,8990元绝非一笔小钱。双方的这起纠纷经法院仲裁调解后,进入执行阶段。可是,丁强和周山无处筹钱,实在没办法还上。最后,这起案件由于执行不能而终结了相关程序。

随后,丁强回到高塘岛上,周山则选择了外出务工。那年,高塘岛与大陆连接的三门口大桥尚未开通,岛上又仅有一部电话,可以说是“舟车慢”的年代。慢慢地,丁强、周山和赖波之间的联系就断了。

时间一晃到了2000年,外出打工的周山攒了些钱,便立马回象山寻找赖波。可是,找了多次,因为乡村行政区域调整、赖波又改了名字等原因,终究还是无功而返。钱一直没还上,成了周山的心事。

后来,周山又继续外出务工,丁强则因年事渐高一直居于岛上,两人都再也没能联系上赖波。

B手头只有一张泛黄的法院传票,对方会承认欠款吗?

前阵子,一次偶然的机会,赖波得知丁强和周山此前在西周镇的工程被政府征收。赖波想起,29年前,这两人欠自己的8990元工程款一直没有还。于是,赖波找到了当地征收办要到了丁强的联系方式。

“我也发愁啊。都快30年了,我当年的凭证都丢了。翻箱倒柜,只找到了当初去法院的一张传票,都已经泛黄了。借条、欠条这些证据都没有,隔了29年,对方不承认怎么办?”赖波说,自己要到联系方式后,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去碰碰运气。

没想到,电话打通,赖波一自报家门,丁强就高兴地说:“太好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赖波很意外:“我本来以为他不承认的。没想到,他立马承认了欠款事实,表示自己并非‘老赖’,早年也曾多次寻找机会归还欠款,无奈因各种因素没找到。这事让我挺感动的,我主动提出来,只要还当初的本金就可以了。”

C 3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相约法院还款法官:为这样的诚信者点赞

电话里,丁强反复念叨着,“这事儿是我们不对”,表示可以立马转账,归还欠款。

有意思的是,赖波却制止了他。“我听说现在社会普遍对‘老赖’深恶痛绝,我们去一趟法院吧。我们在法院同志的见证下把这案子结了。”

丁强连声称好,于是,他把周山也叫上,三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相约一起去象山法院了却彼此的这桩陈年心事。

执行干警感慨,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教科书式的老赖”,也不乏“一面哭穷,一面豪车豪宅全球飞”的被执行人,纵使人民法院采取各种惩戒措施,但他们依然能用尽浑身解数来规避执行。

“本案中的两位被执行人却完全不同。离纠纷发生已经快30年了,可是,他们在申请执行人没有凭证的情况下,毫不推脱,立即大方承认欠款事实,并主动要求履行,法律应该为这样的诚信者点赞。”象山法院的法官说,现阶段,全国法院打击失信被执行人的决心和手段空前严厉,但法院执行依然处于“要我履行”的阶段。“强制执行完毕”、从重惩戒“失信被执行人”等举措,从来不是执行的目的,法律最希望看到的是人人讲诚信,主动履行生效裁判文书,实现从“要我履行”向“我要履行”的转变。

宁波晚报首席记者王颖 通讯员徐玲玲 徐如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