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111  git  tfs  xxx  fasttrack  test

[那些山,那些景,那些人,那些回忆] 走进心底

[那些山,那些景,那些人,那些回忆] 走进心底里的洛克线

作者:贰哥 11087人关注2018-11-18 09:36
题记:

你有故事,我愿以文字作酒!
许巍的一首歌中曾这样写道“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然而对于我而言,繁华的都市生活已让我厌倦,看繁华的世界早已不再是我的梦想。如今仗剑走天涯,我更想体验那如江湖一般的人生。

有一次,踢完球,晚上吃饭喝酒时,朋友又问了我一个不知道被人问了多少遍的问题,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上户外?出来户外的人有很多的原因,比如:单纯的出来走一走、或被这条路上的风景所吸引、或对某条徒步路线向往已久、或对路线一无所知朋友去就跟着去、或想走一次装一下逼在身边朋友面前炫耀、或挑战一下自己等等。那么于我而言,在以前,我回答的原因肯定会是前面提及的其中之一。在饭桌上,我跟他们说:“在户外短暂岁月旅程里,爱上了那如江湖一般的感觉”!
听了我的回答,朋友些都有些惊讶。我说我带队5年,前前后前带了上千人,到现在,我也记不起一个队员的真实姓名,哪怕跟我走过好几次的老队员,我也只记得其网名昵称,这不就如武侠小说里面所描述的那样人人自带一个江湖封号么?一队人马,几天的无人区穿越,一段行程,这不就如电视上所演的江湖镖局走镖么?只是,这个镖保的不在金银财物,而是每个队员的性命安全。天黑歇息,安营扎寨,造火做饭,天亮出发进行下一段行程,这段徒步的旅程,这难道不就是一段有着短暂江湖故事的人生么?不谈工作,不谈出身,不谈家庭,因为那是你的生活。只聊明天的路要如何走下去,只谈如何安全地走完这段旅程,因为在这里,就是江湖!
刚结束的洛克穿越旅程,出山后,一起庆功宴喝酒时,我说为了纪念这次旅程,已经一年没有提笔写游记的我这次准备写下来。并非酒上头说的胡话,而是真心话。万花池牛场扎营时,围坐在篝火边,三哥唱完军中绿花,其实我的眼眶是湿润的;洛绒的那首原生态的藏文歌曲,悠远的旋律让我心旷神怡;马夫小伙的东山美人,欢快的旋律让我情不自禁的跟着一起哼唱。触景生情,更何况还有优美的歌声帮我带入回忆,没有理由让我我不能去回忆这段江湖岁月。

前言:

今年国庆对于户外圈来说,太不平静。国庆我带完44人的洛克穿越队伍,出山就看见川西贡嘎、四姑娘山格聂洛克线的户外事故,死的,走丢的,被困的。国庆出山后,我在我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洛克44人,全员安全顺利出山,晚上三杯酒,第一杯敬苍天,第二杯敬队员,第三杯敬自己”。感谢苍天,给了一个好天气。感谢队员,每个人都很棒。感谢自己,幸苦付出。

连续6年的国庆在山里,错过了多少同学朋友亲戚的婚礼;连续3年的春节在山里,错过了多少红包和欢笑;孩子的第一个生日在山里,少了多少关爱和陪伴。孩子周岁生日,不管农历还是新历当天今年注定全部错过,于是决定调整到10月12日给他过生日,简单陪家人吃完午饭,开始去集合酒店做各种准备工作。
为了晚上吃火锅还是吃串串,一直纠结不已。出行群里吃饭报数投票,最后决定还是去吃那家小龙坎火锅,主要是上次10个人去吃,吃了1100多块,吃怕了,哈哈O(∩_∩)O。再次来到小龙坎时,服务员说,今天所有菜品全部打6折,心里那个乐啊,乐开了花。“别慌到煮蔬菜嘛,先把肉吃完再说”,“小妹儿,再给我端碗鸭血来”,“帅哥,再来两盘毛肚”,撸起袖子,加油吃!

线路行程:

Day1:成都——西昌——木里县

Day2:木里县——木里水洛乡嘟噜村

Day3:木里县水洛乡嘟噜——过水洛金矿——菩萨洞——牛顿营地

Day4:牛顿营地——满措牛场——绕夏洛多吉——藏别牛场(呷日牛场)——万花池牛场下方营地

Day5:万花牛场下方——杂巴拉垭口——央迈勇左侧垭口——新果牛场营地

Day6:新果牛场营地——黑湖垭口——呷独牛场(蝴蝶石)——蛇湖垭口——蛇湖头营地

Day7:蛇海头营地——松多垭口——牛奶海——五色海——洛绒牛场——亚丁景区出口——稻城县

Day8: 稻城县——新都桥

Day9: 新都桥——成都

全程徒步:68.5公里


正文:Day1:木里县

聚完餐回到家里收拾完东西,差不多都凌晨1点过,上床睡觉担心睡过去起不来,索性就直接整了个通宵。把还在呼呼大睡的岳父叫醒,开车送我去酒店。滴滴自从搞了个深夜不出车后,半夜出行太麻烦。到了酒店,搬东西,装包,清点人数,一个二个睡眼惺忪,司机开车出发,第一句话就是系好安全带,关灯继续睡觉。
30座的大巴车只装了15个人

推荐一家西昌美味的凉山菜馆“香味坊”,正宗的凉山菜,道道菜都美味,当然必须要点乔巴菌扣肉,那味道才叫一个鲜。注意不要走错了,他们家正对面有一家叫“味香坊”,中国人的智慧还真惹不起,别人眼红人家的生意,直接取个名字就把顺序调换一下。正儿八经的想去品尝的,留言索要电话。或者也可以自己去美团找找看。就在西昌出高速,汽车站背后。高速下去十分钟左右的车程。味道好不好,个人去吃了才晓得!
西昌吃过午饭,开始往盐源出发,原计划在盐源路边找个地儿,准备采购几箱苹果山里吃。哪知,在盐源上车的成果给大家准备6箱自己的糖心苹果。这苹果,是真心的好吃。

成果早几个月前就在微信上联系我,说要跟我去洛克,微信刚聊天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很OK,他自己也算半个高原上的人,老家就是盐源的,还爱拍照摄影。在聊天到了快结束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双儿失聪,听不见,担心队伍不会接纳他。其实原话是把问题交给了我,问我敢不敢收。我清楚地还记得他对我说:“只要你敢收,我就敢保证不会扯你和队员的后腿”。全程出来,没有想到,全队最让我省心的反而是他,路上,我要负责队伍的收队,所以每次早上出发之后,我全天除了到营地能见着他的身影。第一天出发路上的时候,我对成果做了手势,意思就是你跟着竹子或3.3一起走,没有言语交流,而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遵从这个约定。快与慢,走于停,他一直与队友竹子一起。
思绪回到行程以前,车上吃着苹果,当队员都拿苹果对他表示感谢的时候,只看他笑,不见他说话。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出行前后,我忘了跟其他队员解释他的情况。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最先说了个苹果王子,以至于后来我也差点喊他苹果王子,而忘记他叫成果。
路边的格桑花很美,而我只想睡一觉。
晚上7抵达木里县城,入住木里香巴拉大酒店,接下来发生的事也算奇葩了,一群人到了酒店的门口,缺找不到酒店的门进去,无从下手。背着大包小包,在酒店经历的带路下,东绕西绕,乌漆嘛黑的夜里,左拐右拐下楼再拐,真的会绕晕人。酒店前台放着一叠劝返洛克穿越的宣传资料,包括酒店的大厅墙上也是贴了很大一张公告告示,对于这,国庆来过已经习惯了。
放完包,原计划自行安排的晚餐又变成了统一的行动,想想上次在县城里吃过的一家汉源贡椒鱼味道还不错。两大桌,两大锅青花椒鱼搭配着青稞酒,就一个“爽”。晚饭后回到酒店,很好奇对面山上的像珍珠项链发光的图案到底是什么?就问了前台,前台小妹儿告诉我“因为那个地方像一个田螺,所以就安了灯,搞了这么一个景色”,前台服务员的回答,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因为,不管我怎么看,她怎么都不像一个田螺啊!

Day2:嘟噜村

不知是酒没有喝到位,还是这个酒不对,晚上又是熬夜到两三点钟才睡,5点爬起床。准备早期去菜市场准备行程中最重要的食用物资。酒店工作人员告诉不用去车站的菜市,酒店下面这条街也可以买,我信了。来到街上,大车小车,各种商贩上下忙碌着。“老板,有土豆没?”“有,要好多”。“20斤”,“那不得行,土豆儿要一袋一袋卖”,“那这一袋有多少斤?”,“100斤”~~~~。连续问了几家,都是这样,只有小跑跑回车站附近的菜市采购。
采购完东西回来,队员些也差不多起床都在开始吃早餐。这个酒店实在是太不方便,在公路边我正准备找一个可以堆放物资的地儿时,隔壁一个队伍我们的队伍吃的也弄下来,又害得我跟菜市老板两个人又重新清点了一遍。差不多7点半,接我们去水洛的客运班车准时如约到来,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刚好第二次用他的车。

理塘河,一名无量河。贯穿木里县境内的这段河流又称木里河,荒凉的大凉山配上这条河流,更加气势恢宏。
背包全部码在车子的最后两排座位上,挪了一个空位,加载行李中间坐下,很有安全感,特别想睡觉。管他车子再颠簸再摇晃,一路上半睡半醒。下水洛前的最后一个垭口,车子停在路边,亚丁三座雪山都可以清晰地看见。
到水洛乡上还有几公里路,处于某些原因车子不能下去,只能停在贡嘎饭店。没等多久,熟悉的桑钠杜基,国庆的向导洛绒,还有帅气的三哥开着车陆续到达。三年前,从泸沽湖狼狈不堪穿越过来徒步走到这个饭店休息的回忆跃然心头。短短过去的3年时间,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无论环境终将如何变化,回忆始终不会改变。
上车的时候,三哥让我坐他的车,他说有VIP包房(在藏区,有着号称无敌小金刚之称的“长安面包车”)。看着三哥坏坏的笑,我就知道我要苦逼了。果不其然,所谓包房就是面包车最后面装行李的位置。空间倒是足够大,但是已有年月破烂的车到处都是缝隙,一路上吸了不知道多少的灰尘。三哥倒是很嗨,放着歌,伴随着车子的颠簸一路嗨着打着节奏。
水洛乡进嘟噜村的这条路,非常烂。沿途路上施工挖挖机不停地忙碌着。三哥告诉我们,等以后路修好了,就直接走对面过桥,进村子,就不会再走这条烂路。
这条路线,近年来每年都出现户外事故,尤其是今年9月和国庆相继出事,当地政府引起重视。在嘟噜村杜基家中,傍晚的时候,他拿出一张盖着一个他们村旅游合作社章印告示书。里面内容大致讲述的就是关于这边的马帮、租马、进山登记以及这边向导家庭接待客人经营规定等。
嘟噜村杜基的家
典型的川西藏家房屋造型,有区别的是他们的厨房单独在一个小屋,不在主客厅里。反正我每次带队来,都喜欢住在他们家。房屋通往大门处道路两旁,长满各种花草。

三个车同时出发的,结果不同时间抵达。可能是因为每个人开车的技术原因不同。最让我佩服的是老杜基的车子竟然是最先到d到达他家的。记得国庆的时候我坐他的车,在关口检查站的时候他跟我们一起从车上走下来,走了几百米后,我们躲在半山坡上。我问他,“为撒在这儿等?你不去开车?”,老杜基笑呵呵说:“莫得文化,拿不到驾照”。当天晚上,老杜基跟我们都喝了很多酒,深夜时,我坐在门口抽烟,只见老杜基跟几个藏民准备开车往外走,我问去哪儿?他说,“还有一队人才到水洛乡,开车过去接他们”。讲真,在这偏远的大山里,坐车还真不是坐他们的技术,而是在练习你的胆子。
洛绒的车最后一个到,卸完行李,杜基一家已经给客人准备好了酥油茶,核桃,梨子来招待客人。
酥油茶很香,对于平时不怎么爱喝茶的我,几杯下去索然无味。走出客厅,看见三哥,洛绒他们围坐厨房里,推杯换盏,我是一个俗人,这样氛围,怎能少得了我,果断坐他们边上,老杜基赶忙给我开了一瓶啤酒。认识他们一家人,其实要从去年说起,俱乐部原来其实不是跟他们合作的,在一次跟之前的向导合作,产生了很多不愉快之后,我决定重新换向导。当时就在网上看帖子,就看见了杜基(老杜基的儿子,小杜基),在一篇游记中,笔者也是游客对他有很好的评价。小杜基因为身体原因再也不能带队上山穿越,现在在亚丁景区开观光车,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认识洛绒、卓玛、三哥。
卓玛是小杜基的媳妇儿,洛绒是卓玛的舅舅,三哥是洛绒的小舅子,老杜基当然是小杜基的父亲,图片的小男孩儿是洛绒的孙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