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1111  git  tfs  fasttrack  xxx

腾讯Q2利润股价双调整 否极泰来看Q3?

8月15日晚,腾讯控股公布了一份不算漂亮的2018财年半年报。

今日,腾讯的股价难免大幅低开,但是此后却是伴随成交额显着放大后的上涨,跌幅快速收窄。

从下面的腾讯5分钟K线图可以看到,第一个5分钟成交了43.3亿港元,显然,市场出现了分歧。虽然主基调还是呼应财报继续调整,但是早盘出现大幅买盘,显然已有看好并勇敢的资金杀入做多。

单以财务数据而言,这并算不上一份优异的财报。毕竟,环比数据上,多项出现了负增长。

这并不是腾讯投资者今年面临的第一个坏消息,毕竟在上半年,腾讯股价经历了高见476.6港元后一路回调累计跌幅超过39%。

看着下跌的股价、缩水的业绩,再联系下腾讯的业务,去简单的唱空,是容易的。

但是一个好的投资人,关注的从来不是现在(静态财务数据),而是未来(增长潜力)。正因此,此时此刻拘泥于腾讯财报第一页的核心数据,并无太大意义。

并不怎么好看的Q2是否会成为财务数据的转折点区域,这才是放眼腾讯未来至关重要的问题。

游戏的利空也可变利好

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这是许多投资人的刻板印象。

从利润来源角度,这样的印象并不算错,毕竟高峰期,游戏为腾讯贡献的利润占了半壁江山。

而2018年Q2腾讯利润的环比下滑,核心原因也正是游戏业务。腾讯财报中如是说:

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包括归属于我们社交网络业务的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同比增长19%及环比下降19%至人民币176亿元,主要是由于热门战术竞技类游戏尚未商业化及新游戏的发布排期的影响。

其实,腾讯游戏业务的缩水,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毕竟这不是腾讯一家的个体现象,而是整个行业面对的困境――“版号荒”导致大量游戏无法商业化运营,叫好却无法叫座;同时监管从严,也使得游戏下架频现。

也正是这些原因,网易、金山等游戏业务吃重的公司,财报也都不怎么好看。

但是,游戏眼下的困境,不能高估。

毕竟,游戏面临的困难,远不如上半年短视频、资讯客户端――后者涉及意识形态,才是动辄彻底关闭突然死亡的严格监管。

至于游戏,“版号”更多只是机构改革审批权调整的阵痛,市场普遍预期这一问题会逐步推进,事实上最新消息来看,已经有了局部的改善:

腾讯管理层表示,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了版本号暂停发放导致的游戏变现难问题,推出了“绿色通道”:新游戏可以获得一个月的“测试变现期”,一边收费一边申请版本号。这个绿色通道不适用于《绝地求生》等已经运营的游戏,但是腾讯代理的《堡垒之夜》符合申请条件。

至于游戏监管从严,通过游戏的改良和沟通,也并非无法规避的问题。

就此而言,游戏大环境的挑战,终究有过去的一天。

更何况,监管环境的挑战,虽然看起来对整个行业是负面,但是对行业头部企业,却也是一种利好。

就像过去数年,钢铁行业正遭遇去产能的重压,整个行业来看是利空,但是对于那些大型头部钢铁企业,却因为被投资者认为可以在去产能过程中通过兼并提高集中度而受益,股价反而有不错的表现。

游戏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即使整个行业监管长期从严,那么抵抗风浪能力最强的,必然是腾讯为代表的头部企业,他们甚至有望蚕食更多中小企业原有的市场份额,从而受益。

事实上,腾讯通过游戏出海,正是要规避国内游戏政策的巨大影响,财报显示:

今年上半年,《ArenaofValor》已积累逾1,300万的日活跃账户及产生逾3,000万美元的月流水。于七月,《PUBGMOBILE》亦在中国海外吸引了逾1,400万的日活跃账户(不含日本和韩国)及产生逾2,000万美元的流水。

可以预见的是,当“版号”不荒之时,理当就是腾讯游戏业务止跌拐点出现之时。当然未来能够向上拐多大幅度,一方面要看“吃鸡游戏”的继续走红度,另一方面也要看国际化业务的推进速度。

微信、手Q稳中有升

利润看游戏,估值看微信――这是研究腾讯股价,必须牢记的一句口诀。

以利润而言,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这句话暂时不算错。

但是以估值而言,腾讯从来是一家依托社交的连接平台公司。

是的,眼下腾讯的估值是动态市盈率27.2倍――这不是一个游戏公司应该有的高估值。

可作对比的是,同样以游戏见长的网易15.63倍,畅游11.12倍。

腾讯能够拿到的高估值,核心来自于微信、手Q这两款杀手级社交应用“连接一切”战略下的巨大想象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